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路浩资讯 > 路浩论坛
知识产权版《时间的朋友2016》

路浩联盟 董新蕊  

  2016年的最后一天,一个敢为人先的胖子罗振宇,抓住人们审美疲劳的当口,在主打创业牌的深圳卫视,凭借一场口才输给老罗家另一个胖子的一场演讲《时间的朋友2016》,战胜了各大卫视一堆群魔乱舞的小鲜肉和老咸肉,荣获跨年夜即时收视率第一名。作为传播主体的媒体从业者,罗胖始终在媒介的激烈竟合中感受着行业濒危的危机并努力寻求着突破,这一次又获得了成功。

  2016年,整个知识产权圈儿(IP)也在深刻地转型并变化着一些大事,华为向苹果收钱诉讼三星了、专利侵权判赔额提升了、“最后的武士”魅族撕逼一年后与高通和解了、《非诚勿扰》被扰了、《中国好声音》没音了、民族品牌乔丹只能叫“qiaodan”了、欧盟版权法修改新闻搜索要收费了……

  罗胖整个演讲的精华是“5只黑天鹅”: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迭代和共同体危机。跨年看完演讲,我蓦然回首、陡然发现,这“五只黑天鹅”在知识产权圈儿(IP)竟然也同样适用!那就是:

  时间战场——政府用得不比市场差!

  服务升级——你不用懂,听我的,没错的!

  智能革命——普通审查员和普通代理人是行将消亡的两个行业!

  认知迭代——IP不是虚头巴脑的知识产权,它就是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

  共同体——构建知识产权大保护。

   一、时间战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在知识产权服务市场上,诸如8个月专利授权、24小时商标免费提交、版权当天发证等广告语层出不穷,主打“快”的公司也举不胜数——快智慧、快法务、快专利、快商标……

  令人傲骄、令人惊讶和令人想不到的是,知识产权相关的ZF也开始重视时间的战场。因为无论是专利还是商标,案件的积压会影响创新积极性、商业投资、市场拓展、利润转化、产品发布以及众多企业发展的关键性决策。

   1、周期

  相比于天朝大部分的部委,尤其是跟自己的同袍兄弟上膘局相比,果汁局一直走在为民服务的最前列。从2005年开始专利局审查员大肆扩招,积压案件基本上被消灭殆尽,再加上近几年疯狂涌入的7大审查协作分舵的大量非廉价劳动力,发明专利的审查速度已经比以前快太太太多了,中国发明专利新案的审查平均周期已经是全球最短,大部分领域基本上2年内就能审结(授权或驳回);外观和实用新型专利理论上半年就能授权,快的话只需4个月。

  因为效率问题饱受诟病的上膘局,虽然曾以在网络和纸张上的谨慎、小心和精挑细选而闻名神州,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他们的努力和进步:2016年进一步落实了《大力推进商标注册便利改革的意见》,简化手续缩短时间,例如宣布了“3个月内发布受理公告”等令人傲骄的誓言,还在广东成立了商标审查分舵进一步提升受理效率。

  2、加快

  罗胖说“消费者花的不仅仅是钱,他们为每一次消费支付时间”,果汁局通过开展加快业务帮助申请人节省时间,自2012年起,果汁局根据申请人的请求对符合条件的发明专利申请予以优先审查,自优先审查请求获得同意之日起一年内结案,理论上,审查员自拿到加快审查案件的第一天起,算上流程时间,每个审查周期最长应在1个月内搞定,简直是神一样的速度!自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政府部门也不列外,申请人自然得为其被节省的时间买单,检索报告费、优先审查费就算财大气粗的申请人的插队费了,说句实话,这年头,买张球票还得雇人排队呢,这点费用对于产生的市场增值价值而言真的不算多。

  未来,在时间这个战场上,有两门专利生意会特别值钱。第一,就是通过各种手段帮申请人省时;第二,就是帮申请人把省下来的时间来获取专利优势乃至产生利润,至于手段不一而足,或用“后来居上”抢占先机,或用“反客为主”抢占市场,或用“以逸待劳”择机而发,或用“隔岸观火”相时而动。

  二、升级服务

  

  专利这个东西,获取忠实朋友的方式迄今有两个:第一,对方是吃过专利苦头的;第二,对方是尝过专利甜头的。这其中,尤其以像华为公司这样既吃过苦头又尝过甜头的企业最容易成为专利的忠实朋友。

  听完了罗胖的跨年演讲后,我觉得专利还有一种获取朋友的办法,那就是:提供优质服务,优化他的时间,增加他的利润,让申请人即使不懂也能放心。简单地说,就是:用完善到令人吐血的战略规划、细致到令人发指的执行方案方案,跟对方说“你不用懂,听我的!”,然后对方因为能放心地听你的而受益。

  对于代理,可以通过针对性地加强代理机构服务规范化建设、改革代理的监管模式、加强代理行业自律和诚信体系建设、建立统一的代理机构质量评价和保障体系、培训增强代理人的能力等手段进行宏观保障。

  对于咨询,应该让用户在自己的盲区里对你充满崇拜。一次,一个做安全套且对专利没有任何兴趣的企业家朋友请我吃饭,我简单说了几句话:

  1、 对于现阶段的你,申请专利千万不要自己花钱,否则你就是傻B,你的研发机构所在的**省每件发明专利授权后给几万。

  2、 杜蕾斯和冈本的专利数量均不到10件,我能保证你能用1年时间坐上你这个高大上的行业全球专利申请量第一的宝座,用2年时间让你坐上行业专利授权量全球第一的宝座。

  3、 跟你洽谈B轮融资的**资本很看重专利,对有专利的初创企业有好感,你必须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产品,才能为你的融资加分。

  4、 你必须在包装盒上印上中国授权地外观专利号:CN***,用户看着包装盒上地CN两字感觉是不是贼爽?!

  这个做高大上行业的企业家朋友立即表示:哥,我愿意为你这样专业而粗暴的态度买了这顿饭的单!所有这样的服务背后的原因其实都很简单,背后的精神就是六个字:你不用懂,听我的。这件事事后也又一次验证了一个真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在某些层面上必须是一个受虐狂。

  我想告诉知果果们,我想告诉猪八戒们,这一轮服务升级的机会,真正的机会不在于付费还是免费,而在于你是不是在提供最NB的服务。正如路浩网所言:“我们不免费,我们只专注品质。”

  

  三、 智能革命

  

  从2016年12月29日晚起,一个注册为“master”、标注为韩国九段的“网络棋手”接连“踢馆”著名在线围棋网站弈城网和野狐网。截至2017年1月4日夜,master已经斩获了59连胜,击败15位世界冠军,其中包括中国、韩国、日本各自的“当今第一人”柯洁、朴廷桓和井山裕太。战胜周睿羊取得第59胜后,Master终于自揭身份,表示Master就是AlphaGo!由此可以猜想,2016年李世石战胜AlphaGo的唯一的那局挽回些许颜面的棋,极有可能是人类战胜人工智能的最后一盘棋了!

  

  正如罗胖在跨年演讲中所说的“人工智能不仅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远的不说,说点IP行业内关注的: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进步,普通审查员和普通代理人两个行业将在5-10年内彻底消失,大量的人被替代,大量的既有人际关系被解体,每个人原先赖以生存的生存基础都在动摇,唯一不动摇的是从事创造性工作和整合资源的人。

  先说普通审查员,检索、寻找最接近的现有技术、特征对比,是现阶段审查员最大的价值所在。在检索和特征对比方面,无论是检索速度、检索精确度、特征对比的准确度,几年前的人工智能就能完胜人类审查员了!年初,举办了首届知识产权工具大比武,令人遗憾的是这只是工具之间的PK,什么时候来一场人机PK是很令人期待的。

  而普通代理人是审查员的前后相关职业类别,与审查员工作属性相同,对于战略要求不高的专利,无论是检索、撰写、答复,人工智能也完全能胜任。

  另外众所周知,在专利的创造性评述中,有个名词叫“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也可称为“本领域的技术人员”,是指一种假设的“人”,假定他知晓申请日或者优先权日之前发明所属技术领域所有的普通技术知识,能够获知该领域中所有的现有技术,并且具有该日期之前常规实验手段能力,但他不具有创造能力。之所以设定“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这样一个假设的概念,目的在于通过规范判断者所具有的知识和能力界限,统一对专利申请以及现有技术文献的理解,以及对创造性高度的要求,减少创造性判断过程中主观因素的影响。

  当前人类审查员的审查实践中,还存在对所属领域技术人员所具备的普通技术知识和能力水平把握不准确,认定随意,缺乏足够的说理或者证据支持的问题,甚至存在着诸多“事后诸葛亮”的问题,以至于审查意见不能很好地令当事人信服。

  而对于人工智能,相对于人类智能其唯一缺点——缺乏创造性,反而能够其成为专利创造性审查中的巨大优势,因为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不具备创造能力,但是具有进行合乎逻辑的分析、推理和有限试验的能力,这正是人工智能与生俱来的特征!

  毋庸置疑,无论是算法、硬件还是大数据,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已经能够完胜人类审查员,唯一的可能只可能是国家相关部门不愿意过早引入人工智能而已,但是无论是审查员还是代理人,都应看到以AlphaGo为代表的人工智能给我们的传统认知带来的挑战,都应未雨绸缪想好自己的发展方向。

  四、 认知税

  

  猫眼老板郑志昊说:现在的投资,大妈买黄金,土豪买资产,一流投资家买IP。IP是什么?你以为是虚头巴脑的知识产权吗?它就是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

  认知这个IP战场还有一个很残酷的逻辑:一旦占领,再难有他人的立足之地,无论是专利、品牌还是版权。手机通信领域的标准必要专利被高通占据后,2016年无论是略微反抗的OPPO/VIVO,还是抗争后只能割土求和的魅族,都只能苟且,源自标准的认知;正如可乐市场被Coca和Pesi瓜分,凉茶市场被加多宝和王老吉在撕逼中挣得盆满钵满一样,品牌认知的战场更为残酷,详情请看特劳特的《Position》一书;《非诚勿扰》只能“缘来”,《中国好声音》痛失“声音”,一切则源自版权的认知。

  在IP认知上,应当明白一个道理:不是专利不值钱,而只是你的专利不值钱。

  五、 共同体

  

  相声演员郭德纲和他的徒弟曹云金互撕,电影导演冯小刚和万达院线的“太子”王思聪互撕,2016年两会采访时行政执法和司法保护谁更重要的互撕……你真的有必要关心真相是什么吗?

  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客观上需要我们构建知识产权“大保护”的共同体,唯有此,才能够加快形成知识产权保护的强大合力。建立知识产权的共同体,就是重新定义IP圈的“我们”,而不是简单地围绕“我”或“我单位”来做一些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知道“我们”是谁,创造才能获得,运用才能开展,管理才能积累,保护格局才能建构,服务才能真心为民。

  任何共同体,本质上都是利益共同体,Anyhow,正如莎士比亚在《暴风雨》里写到:“凡是过去,皆为序章。”让我们放眼未来,一起撸起袖子,共同打造知识产权强国的美好吧!


分享到微博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